同創文明智慧佛山,共建平安幸福家園
站內信息搜索:
佛山VS青島①雙星:98歲企業的“二次創業”
發表時間:2020-03-04 12:49     文章內容:佛山市工商聯
分享到:

本文來源:南方日報

■編者按

    雙星集團,深度融入工業4.0新技術,建立全球輪胎行業首個全流程工業4.0智能工廠,從“汗水經濟”邁向“智慧經濟”;酷特智能,把智能終端裝在縫紉機上,實現生產定制化,并用信息技術重塑企業管理機構,提升企業效率。

    2019年,對標國際國內最高最好最優,品質革命再出發,著名經濟學家周其仁攜手南方日報、佛山市工商聯和佛山企業家觀察團,走訪多家青島企業。

    青島是制造業名城,也是全國知名的品牌之都。近年來,通過培育品牌、推進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的融合,青島在制造業轉型升級上不斷提速。圍繞產業高質量發展,同為制造業大市的佛山和青島也引發了彼此的共鳴與啟迪。

即日起,南方日報、南方城市智庫、佛山市工商聯共同推出第四組城市對話系列報道“品質革命 對話青島——佛山企業邁向高質量發展跨省跨國系列報道”,敬請垂注。

青島西海岸新區,國務院批準的第九個國家級新區,雙星在此建立的全球輪胎行業首個全流程工業4.0智能化工廠內,機器成了絕對的主角,懂得自動識別和操作,完成著從輪胎成型、硫化到搬運、入庫倉儲的多數力氣活。別具機械感甚至是科技感的畫面,在整個輪胎行業比較少見。

打造這一科技畫面的雙星集團(下稱“雙星”),實際上卻是一家已經擁有98年歷史的老牌企業。這家98歲企業身上,幾乎濃縮了中國工業的發展變遷:經歷造鞋、造輪胎和造機器,最終實現從“汗水經濟”到“智慧經濟”的轉型?梢哉f,雙星是一個以產業形態蝶變促品質躍遷的樣本。

借助新技術,雙星正從“汗水經濟”轉向“智慧經濟”。圖為雙星工業4.0智能工廠。受訪企業供圖

這樣的“二次創業”伴隨著陣痛和自我否定,是眾多中國制造業企業還在艱辛探索的。那么雙星是如何做到的?

雙星曾創出中國鞋業歷史上第一個著名品牌。2002年,雙星收購了青島華青輪胎公司,進軍當時市場前景廣闊的輪胎行業。2005年,通過收購十堰東風輪胎,產能進一步擴大。2008年鞋業改制,雙星全面轉行到輪胎和機械行業。

然而幾年前,輪胎業因低端重復建設導致產能過剩,整體訂單下降近兩成,利潤也大幅下降。市場寒意變成生存壓力向雙星襲來。2013年,青島市委、市政府對雙星領導班子進行調整,曾任海爾集團常務副總裁的柴永森,到雙星擔任董事長、總經理。在他的帶領下,雙星這家輪胎企業走上了一條與海爾“砸冰箱”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自我革新之路——將落后產能連根拔起。

當時,輪胎行業的智能工廠鮮見,業內更是普遍認為在傳統輪胎生產領域耕耘多年的雙星,不可能建得起工業4.0智能工廠。在這種壓力下,柴永森堅持帶領雙星將集團旗下9個工廠全部關閉,淘汰了90%以上的落后產能,同時上馬全球首個全流程卡客車胎工業4.0智能工廠。

經過一番認真細致的調研和多次到歐美先進的制造企業參觀考察,柴永森和雙星的管理團隊認識到,“工業4.0”絕不是簡單的自動化工廠,而是一個以智能系統為核心的制造模式,包括智能產品、智能裝備、智能工廠、智能服務等。想要實現“工業4.0”,就要在學習和借鑒國際不同行業先進的技術、經驗和模式的基礎上,找到屬于自己的路。

在做了大量的產業趨勢、前沿技術研究和市場調研之后,柴永森帶領團隊審慎地進行頂層設計。特別是在智能系統、智能裝備等關鍵環節上,雙星前后花了將近20個月時間,歷經上百次的修改和完善,之后又用了近1年的時間實施工廠建設。

2016年6月,全球輪胎行業第一個卡客車胎全流程“工業4.0”智能工廠在青島全線投產。2018年6月,雙星全球領先的轎車胎全流程“工業4.0”智能工廠全線投產。至此,雙星成為全球輪胎行業唯一一家同時擁有卡客車胎和轎車胎全流程“工業4.0”智能工廠的企業。

雙星用重資產筑起了一條品質護城河。最先進的機器設備和技術為產品質量與企業運營樹起的優勢,讓雙星有了其他企業難以觸碰的競爭地盤。

智能化改造讓雙星工人的勞動強度與過去相比降低了60%,但勞動生產率卻提高了3倍,產品不良率降低了80%以上。

在一系列的自我重構中,這家輪胎制造商開始向智能裝備開發的創新鏈條躍升。目前,雙星工廠80%的智能裝備由其自主研發設計。由此,雙星也拓展出智能裝備、工業智能物流、廢舊輪胎綠色生態循環利用三個新產業。

2018年,雙星正式控股韓國錦湖輪胎,獲得全球化擴張的新籌碼。這也一舉讓其成為中國規模最大、全球前十的輪胎企業。在推動中國輪胎產業全球突圍的征途上,這家98歲企業的“二次創業”又迎來了新使命與新契機。

借助新技術,雙星正從“汗水經濟”轉向“智慧經濟”。圖為雙星工業4.0智能工廠。受訪企業供圖

■對話

企業怎樣從“汗水經濟”轉向“智慧經濟”?

從制鞋跨入輪胎行業的雙星集團,在面對制造業數字化浪潮時,率先選擇了擁抱。它不僅打造了全球輪胎行業第一個全流程工業4.0智能化工廠,而且一躍成為了智能裝備和智能工廠方案的提供商——佛山企業家想知道,雙星轉型的秘訣在哪里?

雙星把這一轉型概括為從“汗水型”轉向“智慧型”。目前,雙星淘汰了90%的落后產能和產品,但是現總產能已經比原來擴大了好幾倍。尤其重要的是,企業員工伴隨著“工業4.0”也得到了成長。

“你們的發展歷程也是中國工業的一道縮影!敝洕鷮W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說。

定義“員工的成功” 讓員工有認同感和獲得感

「雙星生產車間懸掛著一條醒目的標語——“讓員工成功就是對員工最大的尊重,不讓員工犯錯誤就是對員工最大的愛護”。這是一種怎樣的人才觀?雙星怎樣發揮工人與“工業4.0”的合力?」

羅維滿(廣東德冠薄膜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青島很多著名國企是我們的“老大哥”,我們一直跟著你們的步伐、學習你們的管理而成長過來的。來到有98年歷史的雙星,看到了你們對“工業4.0”的實踐,確實震撼人心。

李震(雙星集團副總經理、文化及品牌部總經理):正如大家所知,雙星是一家具有98年歷史的老國有橡膠企業。以前主要做鞋,2008年以后,鞋業全部改制,雙星全面轉行到輪胎和機械產業,而這兩個產業全都是通過并購老的國有企業而來的。我們生產的產品雖然有市場需求,但由于落后的廠房、設備、工藝等原因,毛利率、質量、能耗、用戶美譽度都大大低于行業平均水平,企業一直在虧損的邊緣上徘徊。行業對雙星的評價是“當別人賺大錢的時候,雙星賺小錢;當別人賺小錢的時候,雙星虧損”。

從2014年開始,雙星開啟“二次創業、創雙星世界名牌”的新征程,主動淘汰落后產能,并建立全球輪胎行業第一個全流程“工業4.0”智能化工廠和國際領先的實驗室。雙星已經從一個“汗水型”的企業發展為一個“智慧型”的企業,并率先在輪胎行業探索和實踐“研發4.0+工業4.0+服務4.0”生態系統。

生態系統的建立,伴隨著企業人才體系的變革。在工業互聯網時代,企業可能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人才問題,最核心的競爭是人才的競爭。雙星的人才觀有三句話:一是“讓員工成功就是對員工最大的尊重,不讓員工犯錯誤就是對員工最大的愛護”;二是“把員工的優點發揮到極致,以讓他的弱點變得微不足道”;三是“把權力裝進流程的籠子交給決策者”。

在人才機制方面,通過市場化的用人制度,雙星大量地吸引和引進了外部人才。本科以上人才由5年前的不到40人發展到1700多人,其中碩士、博士超過300人,F在的人員結構和層次,對比幾年前有天翻地覆的變化,F在,我們對人才的要求更多著眼于高質量發展。

羅維滿:你們怎么樣評判“員工的成功”?內部有沒有一個標準?

李震:雙星始終強調以人為本,再好的標準、再好的流程也要靠人來運作。我們說企業的“企”字,上面是“人”下面是“止”,如果企業不以經營人為主,那企業就要停止。雙星提倡“讓員工成功”,靠的是預算、流程和機制,通過建立適應信息化時代的開放組織和高效運營平臺,讓員工在平臺上為目標服務,而不是為上級服務。

對于很多一線員工來說,他的收入變化、勞動強度的變化、家庭獲得的幸福感以及他在社會上被別人尊重的地位,對他來說很重要。如果這些都滿足了,他就認為自己是成功的。比如我們智慧轉型以后,很多員工會很自豪地說“我在一個工業4.0的產業園里面工作”,這讓他幸福感、獲得感、榮譽感得到了很大的增強。

經濟學家周其仁帶著數十位佛山企業家在雙星集團調研。企業供圖

緊抓改造 借力工業4.0走向世界一流

「中國雖然在十幾年前就成為輪胎大國,但至今還沒有一個叫得響的輪胎世界名牌。隨著中國汽車產業的升級,輪胎產業能否乘上這一輪東風?」

周其仁(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雙星的98年歷史,是從何時算起的?

李震:雙星是1921年建立的,曾創出中國鞋業歷史上第一個著名品牌。2002年收購以生產卡客車胎為主的青島華青輪胎公司,2005年收購以生產轎車胎為主的湖北十堰東風輪胎公司,2008年鞋服從集團剝離,全面轉行到輪胎產業。2018年7月,雙星正式控股曾名列全球前十的韓國錦湖輪胎,一躍成為中國規模最大、全球前十的輪胎企業。

周其仁:你們的發展歷程也是中國工業的一道縮影。

李震:中國雖然在十幾年前就成為輪胎大國,但至今還沒有一個叫得響的輪胎世界名牌。特別是2013年以來,中國輪胎行業逐漸進入寒冬期。雙星抓住環保搬遷、互聯網+、工業4.0和全球并購的幾大機遇,變“新常態”為“新搶態”,將一個即將面臨破產的老國有輪胎企業,發展成為中國輪胎第一品牌。

借助青島市委、市政府對國有企業“騰籠換鳥、鳳凰涅槃”的戰略部署,雙星事先對搬遷工作制定好預算和戰略,調整好生產,并通過產品轉型、產業升級、模式創新等舉措,做到了搬遷不欠產。

我們在搬遷改造中實現了技術的升級換代,在青島董家口經濟區建立了全球輪胎行業第一個全流程“工業4.0”智能化工廠,還開創出智能裝備、工業智能物流、廢舊橡膠綠色生態循環利用三個新產業。

曾雪琴(廣東華興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企運發展管理系統副總裁):你們提出“做世界一流企業,生產一流產品”。在世界輪胎行里面,雙星的地位大概是怎樣的?

李震:雙星的發展理念就是“第一、開放、創新”,我們把“第一”作為一切工作追求的目標和出發點,以開放為路徑,通過創新去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除了剛才提到的,雙星建設了全球輪胎行業第一個全流程“工業4.0”智能化工廠,我們在品牌、產品、服務等許多方面都創造出了中國輪胎行業的“第一”。比如在品牌方面,我們就提出“創卡客車專用輪胎第一品牌”和“創轎車安全輪胎第一品牌”的目標。目前雙星已經連續五年被“世界品牌實驗室”評為“亞洲品牌500強”中國輪胎第一名;在產品方面,首家開發了30萬公里不換胎超長耐磨專用卡車輪胎和防火輪胎……

從規模上來看,控股錦湖輪胎以后,雙星已經成為中國規模最大、全球前十的輪胎企業。我們希望與錦湖輪胎協同發展,成為全球最受尊重的輪胎品牌。

下一步,我們將以輪胎產業為核心,以新零售為紐帶,把雙星打造成為集橡膠、人工智能及高端裝備、廢舊橡塑綠色生態循環利用、汽車后市場服務于一體獨具特色的世界一流企業。

跨界生產 探路輪胎行業高質量發展

「從輪胎制造延伸到智能裝備領域,并且對外輸出智能工廠解決方案,雙星有著怎樣的思考?如何讓競爭對手也愿意買雙星的裝備?」

宋科明(中國聯塑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我對你們的智能裝備工廠非常感興趣,你們現在自己開發生產設備。第一個問題,這些設備是否往外面賣?第二個問題,雙星設備開發和輪胎生產的相互成長關系怎么樣?

周志偉(雙星股份智能裝備本部總經理):智能裝備產業是雙星在建設全球輪胎行業第一個全流程“工業4.0”智能化工廠過程中,逐步發展起來的一個新產業。我們的機加工水平、裝備設計能力、裝配能力和與生產工藝的結合能力均達到國際領先或先進水平。

從市場的角度來講,現在國內輪胎產業的很多知名品牌,包括部分國外品牌都有用我們的設備。我們生產的智能裝備,一部分外賣,一部分服務集團內的輪胎產業。此外,我們還可以提供智能工廠的整體方案,包括智能排產、智能檢測、智能倉儲等全流程,而不僅僅是賣設備。

雙星的全流程“工業4.0”智能化工廠中采用了雙星獨創的MEP智能信息匹配系統,實現物、人、設備、位置的信息智能匹配,解決了全球以液體或粉體為原料的制造企業無法全流程實現智能制造的難題;工廠采用的APS智能排產系統,被德國西門子公司專家稱為“全球第二家將APS應用到實際生產中的輪胎企業,走在了世界前列,引領了世界輪胎智能制造的方向”。

曾雪琴:在車間參觀的時候,我看到有ABB的機器人。雙星的關鍵設備國產化率大概什么水平?

李震:以你們看到的工廠為例,現在11大類、接近300套智能裝備和機器人,80%都是雙星自主研發、自主生產的。此外,在工業機器人領域,我們聯手韓國現代成立合資公司,共同開發智能物流關鍵裝備與核心技術,助力提升中國智能制造的產業化水平。去年12月,雙方聯合建設的工廠已經投產,主營業務涵蓋工業機器人、智能物流裝備、軟件控制系統等。

■其仁夜話

重資產是條品質護城河

周其仁

當所有人都傾向走輕資產路線的時候,重資產就是一條護城河。在金融服務好、資金充裕的情況下,中國的民營企業到今日需要把重資產作為防御他人輕易進入我方地盤的護城河。

這是我從雙星身上得到的啟發。雙星的老總能夠將90%的落后產能連根拔起、換成新的,這需要很大的氣魄。但是這一招一下就打開了一個新空間,把原來所有追兵擋在這條護城河對面。

吉利汽車也是如此。我2007年訪問吉利時,訂單正雪片般向吉利涌來,采購的大多是低價車。但當時吉利董事會開始調整戰略,挖掉低端生產線,上中高端產線。當時去考察的所有企業家代表團都提出疑問:低端車賣得很好,為什么要砍掉?當時創始人李書福不為所動,F在事后看,吉利升級的所有投資是值得的,它如果堅持做低端車,就絕對沒有今天這個市場。

我們要把好鋼用到刀刃上,看準一種東西,企業要敢砸、敢賭,敢豁出去。所謂的品質革命,離開投資是發動不起來的。不是說企業有體量就有品質,很多品質需要上新線、新技術、用新人,老產線的品質就是上不去。而這一切都需要投資。

投資產能改造首先是一個企業家的決心問題。下這個決心不容易,但是如果不下,企業的行業地位就很難保住了。

另一方面,企業需要挑一座雄厚的產業城池。雙星所處的輪胎行業就是如此。和輪胎緊密關聯的汽車產業方興未艾,且目前也沒有什么技術、產品能替代輪胎,我們聽說過無人汽車,但是沒有聽說過無輪胎汽車。

這說明雙星選的這座產業城池很大,其進來以后,成功自然有一定道理的。問題難點在于,同樣一種輪胎產品其低價和高價之間差額巨大。因為輪胎的附加值、品牌世界影響力不同。

目前國產輪胎在配方方面仍存在軟肋。沒有配方,企業就很難搶占行業制高點。從輪胎本身來講,還有很多難關要攻克,它需要足夠的投入,以及高分子等行業的尖端人才。此外,與整車廠的配套關系、中國汽車工業的發展情況等,也都影響著輪胎企業的發展。這些都需要時間去檢驗。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那就是汽車是一個很神奇的東西,可以跟人的很多心理活動結合,張揚人的個性。輪胎產品也要往這個方向增加附加值。輪胎行業既對企業也對消費者,要善于利用互聯網來影響年輕人,這是所有產業的“命門”。若你的產品在年輕人的心目中不占位,將來你在市場上就沒有立足之地,而年輕人都在互聯網上。

所以輪胎產業要從附加價值這條線往上走,硬的、軟的都要抓。硬的,就是攻克最核心的技術、配方;軟的,就是利用互聯網俘獲未來年輕的消費者。

■手記

佛山企業要敢于構建重資產的品質觀

調研完雙星后,佛山企業家深深感嘆中國企業南北風格的差異。

與佛山乃至廣東不同,雙星在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有巨額的投入,盡管讓人十分震撼,但也讓佛山的民營企業家望而卻步。圍繞著企業是否該重資產的話題,佛山企業家也有不同看法。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行業的火爆,社會上出現了一股追逐輕資產模式的潮流。輕資產以其低成本、好賺錢,資源整合和市場反應速度快而備受推崇,而重資產則被視為投資回報期長、折舊成本高而被詬病。

而佛山企業對重資產的經營模式更是敬而遠之。這也與佛山產業結構有關,以民營經濟為主,出身草根,抗風險能力偏弱,資金有限;以一般工業為主,主要從事日用和常規工業產品,較少需要依賴大型設備去生產。

但在此次調研過程中,周其仁教授提出“重資產就是一條護城河”的觀點,也著實發人深思。他指出,民企掙錢不容易,花錢非常謹慎,這種優點某種程度也是缺點。當一個產業走到沒路可走的時候,如果不豁出去賭一把就很難把那道轉型的大門打開。

當然,周其仁所謂的重資產并非對土地、廠房等傳統生產要素重復投入,而是主動擁抱新技術、新設備。

隨著新技術的普及推廣,在國內勞動力等要素成本上漲的倒逼下,智能制造、工業4.0等已經日漸被各界所熟知。工業4.0、智能制造真正發揮出作用,離不開工業機器人等自動化設備與工業互聯網的硬件與軟件的有機融合。

從當今技術發展的趨勢來看,這些都將成為未來人類工業生產的基礎設施。因此,誰能提前謀劃、及早布局,誰就能在新一輪產業革命中搶得制高點。反之,如果過于計較眼前的利益,而忽略長遠發展的戰略考量,就很有可能在新一輪產業和技術變革的大潮中落后于人,導致最終進退失據。

而事實上,佛山也有一些具有大格局的企業。美的集團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2011—2015年,美的在全國各地退回了6000畝土地,沒有新增一家工廠、一條生產線,全部投到看不見的項目上去;2012年至今8年的時間里,美的在數字化轉型上的投入已超過100億元……這些投入讓美的近年來通過不斷攀升的業績得到不俗的回報,更讓其構建起從傳統家電向全球科技集團轉型的核心競爭力。

筆者也希望,未來在佛山能有更多像美的這樣敢于用重資產去構建護城河的企業涌現。

【返回】 【關閉】
2012 Foshan General Chamber or Commerce. All Rights Reserved.
佛山市工商業聯合會(總商會)版權所有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757-83280585 地址:佛山市汾江中路217號三樓
粵ICP備4406043013733 粵公網安備 44060402001294號

微信:佛山市工商聯

微信掃描二維碼
關注“佛山市工商聯”
车联网用的是什么网络